杨姓家谱网
 
位置: 主页 > 杨氏故事 > 正文

人民公仆杨年云

作者: 来源: 关注: 时间:2015-02-26 08:50

人民公仆杨年云

他六岁丧夫,四门守一,上无兄下无弟无姐无妹,独自一人,是母亲一手把他拉扯长大,他从小家贫如洗,无有耕种土地,只能给地主放牛、放羊、扛长工,辛勤一年仍然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苦日子。

他是个独生子,可在万恶的旧社会也难逃被抓征兵,他曾多次被抓当预备役到内乡、南召一带集训,集训期间食宿还要自理,连穿的黄军装也要自备,稍有不慎还被打被骂。

他二十六岁结婚生子,但为了逃避征兵,无奈举家逃难滔河亲戚家居住,在滔河仍然靠租种地主土地过日子,农闲时做点小生意。1949年淅川解放,滔河当地政府要留他在那里居住并分给其房子和土地。可他思家心切执意要回老家杨营。1950年他依然带领家小回到老家,分得土地十四亩,有生第一次在自己的土地上耕作所有收获再不用向地主交租子。

他虽然家境贫寒,但意志坚强、聪明伶利、诚挚守信、苦难中炼就他有志气、有骨气、肯吃苦、勤奋斗,而且热心帮助人,在群众中享有很高威信,因此群众推荐他当贫协代表、贫协主席、初级社长、高级社长、大队党支部书记、另担任杨营公社党委委员,在任职的三十多年里,一心一意为人民办事,清正廉洁,不贪不占,两袖清风,一九六四年四清运动中,他主动退赔了一顿饭2.5角钱。这在当时也被传为佳话。

他在农村基层工作的年月里,因为不识字,吃尽了苦头,受尽了作难。因此他工作的重点首推要办教育,解放初杨营学校是一个在五间破庙里办起的一个复式班的小小学。在他的倡导下,全民办学,号召广大干部群众群策群力集资办学(那时国家也十分贫穷,根本无能力投资农村教育)。经过十多年的努力,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杨营学校已发展到校舍三十多间教室,十多个教学班,近四百人的小学、初中完整学校,七八年杨营中学还办起了一届高中班,三十多年间从这里走出了好几十人的大学生队伍,甚至研究生、博士生,如今他们战斗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。

在家里他教育子女要唯读唯耕、唯勤唯俭。他常说:做庄稼要死做、做生意要睹咒、读书要勤奋。对待子女要求十分严格,要求子女就小养成勤奋好学、勤俭节约的好习惯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经济特别是农村物资匮泛,经济条件十分落后,甚至整日为吃穿发愁,全家勒紧裤腰带坚持让五个子女相继读完高中,参加了工作。在他的言传身教中,子女们都能象他一样诚实做人、踏实工作,不论是在学校学习,还是在工作岗位上都能出色的完成各项工作,两个儿子高中毕业后相继参加了工作,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大儿子杨长彦曾先后担任中学校长,1984年从政后先后任乡党委秘书、副乡长、人大主席等职,1999年调县农业局任调研员,2004年光荣退休。二儿子杨长奇参加教育工作,197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现担任上集镇程营学校校长,小学高级教师。

在他担任农村基层干部的几十年里,心里常装着人民、装着工作,常想为民办实事。他着重农业基础建设,一条响水河从杨营村中穿过,他带领全村干部群众修坝开渠扩大水浇地面积,使原来只有十几亩水浇地,变成了二、三百亩灌溉田,旱涝保收。而且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吃粮全靠牛拉、人推磨加工面粉,对所有人是个不小的负担。他组织全村利用小河水在沿途建起了七八个水打小钢磨,解决了周围几千人吃粮加工问题,这在当时也算是个奇迹。另外他还着重发展林业办起林场,育苗种树。因为1958年大跃进,大炼钢铁把所有树木砍光,让他痛心疾首,他说:我们现在种树为后人乘凉,造福后代,再不能办那些傻事。

他为人谦和、办事认真、待人诚心。他说话风趣恢谐,村民有事总要找他谈心,有了矛盾、有了纠纷找他化解,有些兄弟矛盾、邻里纠纷,怨怒而来,经他解释开导都能欢笑而去。他常说:一分涵养一份福,没有涵养气得哭;清白不了糊涂了,大事清白、小事糊涂。家庭矛盾、邻里纠纷鸡子尿湿柴的事何必认真,何必动肝火。退一步海阔天空,忍一忍其乐无穷。今天为点小事你挖我鼻子我挖你眼,明天遇到事帮你忙的还是你的兄弟、你的邻居。常言说只有百年的邻居、没有百年的亲戚。他常用言语去调解邻里纠纷、家庭矛盾。

在那左倾路线充斥的年代里,做为一个农村基层干部,他也有许多看不惯、不理解,也做过不少抵制,又不得不违心的去执行。1958——1960年三年自然灾害,加上人为浮夸风,使得人们吃尽了苦头,庄稼荒芜,树木伐尽,人民浮肿,甚至死去了好些人。这些他亲自经历,有苦难言,但他能够洁身自好,不浮夸、不欺压百姓,这在当时农村干部中可是难能可贵的。1961年中央纠正左倾路线,在重灾区组织工作组纠左。他被选进工作组,到仓房去纠左、拔钉子。1962年中央政策稍有宽松,他在本村带头把边远地借给农民种,允许开小片荒地,使得杨营村很快恢复了生产生活。可在文化大革命中因为他的思想保守,也受到不公证的批判,他被罢官、遭批斗。可一旦复职他仍然坚持事实求是公公正正办事。

难怪在他年事已高,加上健康原因,三番五次要求退职,但上级组织不答应,人民群众不忍心,坚持要他干下去。近七十岁时他退下来后村里的一些会议还要找到他家里开,有的事还要找他商量解决。1998年他享年八十三岁离开人世时,杨营几百人为他送行。虽然他已离开人世十多年,杨营村的人们至今还时常念颂,怀念这位好干部。

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顶部
·上一篇:没有了 ·下一篇:他是怎样走出贫山沟的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最新图文


资源提供: 河南渠首龙土特产有限公司 联系QQ:在线联系 技术支持技术支持